这个贾跃亭眼中的“叛将”:现在又被老婆起诉背叛

他曾经是贾跃亭最信赖的人,后来却成为贾跃亭眼中的“叛将”。现在他又被自己老婆起诉欺压和背叛。夫妻反目显然是创业者最忌讳的问题之一。两周前,就在Faraday
Future总部采访新任CEO毕富康(Carsten Bretfeld)的当天,收到了来自加州电动车创业公司Canoo的新品发布邀请函。

这个贾跃亭眼中的“叛将”:现在又被老婆起诉背叛

看到董事长斯特凡·克劳泽(Stefan Klause)的名字反应过来,这不就是之前和贾跃亭反目的FF前高管?

他离开FF创办的公司之前的名字叫Evelozcity,今年3月改名叫Canoo,目前已有400多名宇昂红。Canoo上月底在洛杉矶发布了自己基于租赁模式的首款电动车,新车定位在7座MPV,续航400公里,通过委托方式代工生产,计划在2021年上市。Canoo的背后也有中国投资人的支持。

不过就在昨天,克劳泽却再次被起诉了,起诉的理由是歧视、骚扰、违约、终止合同,而更令人惊讶的是,起诉对象还是克劳泽结婚7年的太太。

这个贾跃亭眼中的“叛将”:现在又被老婆起诉背叛

FF一群高管离职创办了Canoo,前排又一为克里斯蒂娜

克劳泽的太太克里斯蒂娜·克劳泽(Christina Krause)在法庭文件中表示,自己和克劳泽等人一道在2017年底创办了Evelozcity,担任了公关、HR以及办公室行政等诸多工作,甚至一度用自己信用卡承担公司开销;但令她不满的是,自己不仅没有“联合创始人”的头衔,在薪酬和股票方面都明显低于其他创始团队成员,受到了歧视对待。而最令她抓狂的是,克劳泽还试图逼迫她签署婚后协议,重新分割Canoo的股权财产,还在外面幽会其他女人。

克劳泽在电动车行业的创业开始于2017年3月出任FF的CFO兼COO。当时贾跃亭还在国内忙着处理焦头烂额的乐视债务危机,几乎把FF的所有事务都交给了克劳泽,尤其是10亿美元的A轮融资。克劳泽最初自信地公开宣布,“投资人看了FF都说好,两个月就可以搞定融资”,但却始终没有实质下文。

当年7月贾跃亭亲自赶到洛杉矶负责融资。在他亲自负责FF的日常事务之后,贾跃亭和克劳泽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,为两人最后的决裂埋下了伏笔。为什么搞不定融资?克劳斯向员工暗示(后来他也曾经向媒体如此表示),这是因为贾跃亭不肯让出控制权,投资人因此心存怀疑;克劳斯还质疑贾跃亭带领FF继续前进的能力,鼓动技术骨干出走自立门户。

克里斯蒂娜的诉讼文件显示,2017年10月,克劳泽在中国香港一个会议上会见了几位投资人,拿到他们的投资承诺之后,决定自己创办一家电动车公司。和克劳泽一道出走创业的还有FF的大量核心高管:7月份刚刚加入FF的CTO、前宝马高级副总裁德国人克兰茨(Ulrich Kranz)、供应链主管、IT系统主管、内设和品牌主管,甚至还有贾跃亭最为看重的宝马电动车设计师、韩裔美国人Richard Kim。

当时的FF本就处在频临破产的边缘;被质疑领导才能、又被惨烈挖角的贾跃亭最终暴怒,通过FF发表声明,指责克劳泽“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……存在失职、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”,并起诉克劳泽窃取商业机密。不过,双方已经在去年年底达成了和解。

克里斯蒂娜的诉讼文件还显示,克劳泽和克兰茨在Canoo的年薪是72万美元,持股250万股;而其他7位创始成员年薪最低26万美元。而克里斯蒂娜的年薪只有14万美元,而且只有1.2万股期权。克劳泽对她的解释是,她的工作并不是造车的关键岗位,而且他们是夫妻,给她太多股权会令其他创始团队成员认为他们夫妻过于贪婪。

看在夫妻共同财产的份上,克里斯蒂娜接受了自己丈夫的安排。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今年3月克劳泽提出要和她签一份婚后财产分割协议,就未来离婚时候如何Canoo的股权作出安排。由于克里斯蒂娜不肯签署这份协议,今年6月克劳泽以拒绝回公司工作来施压,试图用愧疚感迫使克里斯蒂娜签协议。但克里斯蒂娜却发现,克劳泽却在6月份的父亲节当天偷偷和其他女人约会,欺骗了自己和他们6岁的孩子。而且在7月底,克里斯蒂娜被Canoo解雇了。

今年8月,Canoo突然宣布克劳泽不再担任CEO职位,原CTO克兰茨出任CEO。不过在Canoo的发布活动上,作为董事长的克劳泽继续出席并接受了媒体采访。在遭到克里斯蒂娜起诉之后,Canoo官方表示不会对正在进行的诉讼置评。

吐槽一下 获取积分

吐槽前请先登录 | 不是小站注册用户?请先注册

还没有人吐槽 沙发等你来坐 积分等你来抢